層次越低的人 越好面子

01

問題,絕對是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問題。

中國有句老話「死要面子活受罪」,不管什麼方面,面子最大,丟了什麼都可以,就是不能丟了面子。

我認為,好面子這種行為的本質,是因為沒有底氣,是來源於自己深藏的自卑和內心的不自信。

由於內心不自信產生的補償心理,一定需要通過一種外在的、可以被別人看到和評價到的方式補償回來。

層次的高低,不是由社會階層和金錢來決定的,而是取決於內心有沒有底氣,他跟一個人的閱歷、格局和內心的豐盈息息相關。

層次高的人,往往有較強的目標性,他們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麼,並且知道如何去獲得,所以,不會在過程中去糾結旁人的評價和眼光。

相反,越是一無是處的人,越是在意別人的眼光,在他們的眼裡,面子比什麼都大。

他們糾結於那些捕風捉影的別人的議論,時時都要表現自己,處處都想證明自己。

在現在的婚戀市場,愛情珍貴,彩禮真貴。

「穿金,一動不動,三斤三兩,萬紫千紅一片綠」,這不是在作詩,也不是順口溜,而是很多農村地區彩禮的標配。

一動不動,一動是指轎車,一不動,是指一棟房產。

萬紫千紅一片綠,是指彩禮要一萬張5元鈔票,加1000張百元鈔票,再加一片50元的鈔票,這加起來就是15萬。

在一些農村,彩禮動輒十幾萬,有的甚至二三十萬元,這還僅僅只是彩禮,再加上整個婚禮過程中的各種花費,結一次婚往往要花費三四十萬。

然而,我國2015年的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,才首次超過11000元,這也就意味著,一個青年農民,需要不吃不喝十多年才能夠攢夠昂貴的彩禮錢。

為了能取上媳婦,一夜返貧,負債纍纍的情況並不少見。

而在婚戀市場,給的彩禮越多,就代表男方越尊重娘家人,女方也似乎顯得地位更高,更有面子。

一個遠房的表弟要結婚,這本來是件皆大歡喜的好事,可是直到結婚的前夕,一家人都處於愁雲密布中,大嬸子在家裡一個勁兒地抹眼淚。

表弟的結婚對象是自己談的,兩人處了大半年,彼此覺得還不錯,於是開始談婚論嫁。

可是,女方的媽媽開口要16萬的彩禮,表弟剛上班,本來就沒什麼積蓄,而叔和嬸子一輩子臉朝黃土背朝天,攢的是種地的血汗錢,兒子大了要結婚,本是件高興的事情,彩禮肯定也是要給的,可是這數額太大,沒有那麼多啊。

於是厚著臉給未來的親家母商量,彩禮可否少一些,可是這未來的親家母死活不鬆口,要不16萬彩禮,要不就不放人。

更誇張的是,在得知女兒已經懷孕的情況下,更是喊出要用16萬來換這個孩子,不然就把孩子給打掉。

理由很簡單,因為當地嫁女兒就是要那麼多錢,如果少了這個數,會讓人看不起,沒有面子,抬不起頭來。

因為心疼兒子和還沒有出生的孩子,嬸子四處借錢,攢了12萬,徵詢未來親家的意見,未來親家最後堅決甩出一句話,如果只給12萬也行,孩子不能給,孩子必須打掉。

更讓我大跌眼鏡的是,他們真的讓女兒去打掉了孩子,而他們家的女兒最終以12萬的彩禮如期舉行了婚禮,走進了這負債纍纍的婚姻。

如此的折騰,只為了兩個字:面子!

他們的眼裡,別人嫁女兒是什麼樣的標準,我們家只能更好,不能更差,不然這樣會讓人瞧不起,沒有面子。

所以,在他們的眼裡,面子問題>女兒婚後的幸福,面子問題>女兒的身體健康,面子問題>兩家長久和諧的關係。

婚姻幸不幸福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別人眼裡婚禮是豪華的;

自己家裡有沒有錢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別人眼裡彩禮是夠分量的;

以後跟公婆和親家的關係不重要,重要的是未來婆婆給兒媳婦的改口紅包是足足的,買的三金是沉甸甸的;

然後呢,在一場喧嘩,一場熱鬧之後,將自己的父母置於半生辛勞一朝傾的境地,將自己的新的家庭置於舉債度日的窘迫。

02

面子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,可以說體現在方方面面。

結婚生子要面子,買房買車要面子,工作要面子,穿著要面子,宴席要面子等等。

他們永遠都在比,如果沒有比過人家,就會有一種深深地挫敗感,而如果凡事被大家捧場,被大家稱讚,一股勝利感和成功感便油然而生。

層次的人,越是好面子,在他們的眼裡,面子比友情大,比親情大,甚至比天還大。

由於內心的自卑和沒有底氣,他們一定要去證明自己,而且一定要用別人能看到的方式。

別人看不到你們家一日三餐吃的什麼,但是在結婚、生孩子這件事情上,一定會萬眾矚目,所以,一定要有排場,一定要有面。

別人看不到你的內衣穿的什麼,所以,內衣比外衣低好幾個檔次不重要,穿的舒不舒服不重要,重要的是外套上一定會露出大大的logo,夠面。

別人看不到你家存款折上的數字,但是一定能看到你開的車是十萬級的還是二十萬級的,所以為了買車背上了多少貸款不重要,重要的是開的車比隔壁老王的好,真夠面。

層次越低的人,往往越自卑,內心越沒有底氣,他們越需要被證明,越需要去獲得外界群體的認可,所以就越在面子里掙扎。

03

我認識老丁已經好多年了,老丁自己經營著自己的公司,早已經實現了財務和時間的雙重自由。

他每年都會帶著家人出國各處旅遊,或是包著遊艇出海享受水天一色。

他是個非常講究生活品質的人,家裡的用度非常講究,一隻看似普通的碗有可能是丹麥皇家哥本哈根的頂級陶瓷;

在他收藏的書里,極有可能有已經絕跡的孤本;

家裡收藏的畫,通常隨便找出一張就可以換一套房。

可是當他出現在人群里的時候,卻只是一個開著不到30萬切諾基,衣著簡樸,混入人群就再也找不出來的人。

不熟知的人很難把他的外形同他的經濟收入聯繫起來。

有一次我打趣地問他,你為什麼也不換一個更好的車,你也不搞一身名牌把自己拾掇拾掇,白有這麼多的錢,搞得自己跟個工薪階層一樣。

他笑了,說:

我沒有什麼要給別人證明的,車對我來說,開著順手就行,衣服對我來說,穿著舒服就好。一個人的吃穿用度,代表著一個人的生活方式,過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,才是對自己最好的犒勞。我沒有必要因為在意別人的眼光,而委屈了自己的生活。

講真,我對他這句話,簡直頂禮膜拜,道出生活之真諦。

我們常講,要做個層次高的人,可是層次高並不代表金錢地位高,也不代表社會階層高,這跟一個人的格局和內心充盈度相關。

有些人,即使家財萬貫,不一定不內心不荒蕪,需要靠一身名牌傍身來證明自己的地位和財富。

有些人,即使收入不多,但依然可以過得自信從容,內心溫暖陽光,充滿底氣,不跟從、不逐流、不虛榮,內心篤定,步伐堅定。

決定人內心有沒有底氣的,在於是否有正確的生活的目標。

如果你的目標是要比隔壁老王好,那你就一定會去關注老王的生活,你的一門心思就是要比過老王。

如果你的目標是要比村裡的人過得好,那你就一定會在結婚嫁娶這種事情上,格外地需要面子,來證明自己不比別人差。

那如果你有一個長遠的目標呢?

如果你的目標是讓自己的人生過得更加美好而豐富呢?

你還會去在乎老王買了奧迪,你一定要換瑪莎拉蒂嗎?

你還會在意自己嫁女兒的時候沒有拿到足夠多的彩禮嗎?

你還會去糾結自己兒子結婚的時候排場不夠大嗎?

表面上看,這場比面子的大賽是誰贏誰輸了,可其實這並沒有輸贏,你的每一個動作因為缺失目標,都是應激反應,應激反應堆出來的就是總體系統的失效,就是最後看來是一場巨大的荒謬。

如果你有目標,全世界都是你的資源

如果沒有目標感,全世界都對你構成戕害。

有底氣的人,不用依靠別人給面子,他們的內心足夠自信,他們要做的,只是讓自己變得更好。

04

和盛稻夫說,成功不要無謂的情緒。

越是層次高的人,越不會有無謂的情緒。

谷歌招聘創意精英的時候,往往非常嚴格,一定要挑選非常優秀的人才,不是因為這部分人有過硬的專業技能,而是因為這類人不會去過多的計較:

這是你的事?還是我的事?在他們眼裡,都是公司的事。

所以,他們不會因為誰幹了自己的事情而覺得沒有面子,凡是說面子的人,就不是創意精英,創意精英沒有情緒,他們所有的精力就是把事情干好。

據說,有一天谷歌的CEO對內部程序進行了一次測試,他覺得測試的結果糟透了,於是他貼了一張小紙條在撞球桌上,上面寫明自己的運行體驗,兩個正在打撞球的年輕人看到小紙條後,進行了研究,最後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
並且解決問題的兩個年輕人,並不是技術部門的,而是廣告部的,也就是說,解決程序問題並不是他們的職責工作。

對於高層次的人來說,工作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解決問題,他們以解決問題為目標。

所以,不會去在意是誰在這個過程中去解決了這個問題,誰有沒有超越自己的職責和權限,有沒有越界,有沒有看不起我,是不是故意為難我,也不會去考慮,這件事情是不是讓我很沒有面子,這個人讓我太難堪,所以我要對他心懷芥蒂。

層次越低的人,越容易自卑,會越沒有底氣,深藏在內心的自卑會產生一種補償心理,這種補償,其實就是一種「移位」。

簡單地說,就是,自己在這個地方的薄弱之處,會用另外一方面的長處來補償。

如果有正確的目標,這種「移位」可以發展成自己其他方面的優勢,可如果目標不正確,就會發展成對他人的肯定異常關注,對別人的褒貶異乎尋常地關心,至於褒貶本身是否合理則不重要。

強裝出來的面子,並不會為我們的生活增光添彩,也不會讓我們的生活變得如外人看到的那般美好,即使內心自卑也不可怕。

真正重要的是,為自己樹立正確的目標,讓自己去變得強大,讓自己充滿底氣,也讓自己生